當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洞頭網  ->  人文洞頭  ->  鄉土風情  -> 正文

風吹岙

2020年06月24日 15:05:05來源:洞頭新聞網

滑輪組

民房

村前螃蟹養殖場村前螃蟹養殖場

  文/吳蓉輝

  風吹岙,位于洞头区北岙街道西北部。依山濒海,逾岭与白迭岭头、尾坑交界;东南隔山岭与白迭毗邻;西北临海,与霓屿隔海相望;东北隔山岭与小文岙相连。隶属白迭行政村。

  沿鴿隔線驅車到達尾坑殡儀服務中心的分岔路後,拐進右邊的機耕路,一路下坡,一路拐來拐去,拐到路盡頭,便是村子。2005年就已修好的機耕路很窄,兩旁草木旁逸斜出,不時親吻一下車玻璃。我一個勁地立直上半身,使勁伸長脖子,睜大兩眼盯著路面,小心翼翼地開車,生怕一不小心車輪就會陷進路邊的凹地。

  在村口,見到一口四四方方的水井,像籮筐那樣大。用四四方方的石頭砌成的井口,穿著抹有水泥灰的外套,依稀可見當年刻下的字。井水是見日光的,水位很高,水很清。

  沿著小路前行,不時飄來陣陣橘子花的清香,耳邊鳥鳴啾啾,小蟲低聲呢喃,小溪流水淙淙,生命的歡欣無處不在,一切美好。

  小路盡頭,是大海。鹹腥的海風經過滿山林木的過濾,清新中帶著點鹹意。忽見一只正在覓食的白鹭展翅低飛,輕輕掠過水面,便消失在視線裏。稍遠,還有幾只白鹭似乎正慵懶地眯著眼,立在水邊安閑自在地曬著太陽。和煦的陽光照著水面,顯得那麽柔美。

  海边DIY版的滑輪組特吸引眼球。瞧,简简单单三根毛竹搭成三脚架,受重处搁上一块竹匾,匾上压两块大石头,就成了承重点。钢索的一头拉向山边,这头再吊块石头,于是最最实用的完美版机械力臂就诞生啦!说真的,此情此景,让人不得不佩服劳动人民的智慧。毕竟,知识是用在生活里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放在抽屉里的那一张盖有红头公章的纸。

  海邊的灘塗被圍成一塊塊養殖場。有一婦女撐一杆竹竿,在水面上娴熟地勞作著。她不施粉黛,卻美得樸實無華。

  她告訴我,她來自外地,在這水塘養青蟹已經一年多了。她說,青蟹喜歡生活在1米左右的水域。這裏的生態系統很不錯,水塘內的小魚、小蝦、貝類等低值海洋生態資源是很好的餌料,能加快青蟹的生長。這裏的養殖環境非常清潔,用的是純天然的養殖方法,每天都有一波人來向她批發青蟹。她說在海邊除了她家兩口子外,還有一戶人家偶爾來勞作。

  這時我才注意到,她家那位正拿著油漆桶忙著給小木屋修整呢。小木屋很小,裏面很簡陋。這對小夫妻守候一方水塘,養殖一池青蟹,時光靜美,就定格在這海風輕吹的暖陽裏。

  沿著淤泥堆積的圍塘邊,往大海方向走去,回望村子的地形,人們所說的“雙獅弄球”畫面早已不複存在。因爲中間的圓形石崗已被打掉,但不難感受到:豐富的想象力給當年漁村單一的生活帶來多麽美好的想象空間呀!

  靠山邊順著圍塘,我向遠處海灣內礁石灘上的“大士廟”走去。沿途見到又一智慧的傑作:一個傘形桌蓋般的籠擺放在淤泥上,它每個角度都有一個兜兜,八個比較大的兜兜口均朝外,往裏處便縮小了,彙聚成一個活動口。哦,明白了,就是類似蟹籠的工具。真心爲設計、制作這個籠子的師傅點贊!難怪人們說“高手在民間”。

  靠近廟的礁石灘一側竟然有不少薜荔,它們鮮活地高挂在枝頭上。見到它,我興奮了一陣子。畢竟,它是我們這一代人兒時的玩具,大人眼中的美食嘛!不過,此刻這裏的薜荔並不飽滿,但那樣子和陀螺像極了。

  大士廟很小,也很簡陋,但據說年代已久。可惜門關著,不能看個究竟。

  突然發現大士廟旁有一條小路可以直接通向西堤水閘,這真是意外的收獲。

  行行複行行,陽光暖暖地照著我朝村子的方向返回。石鋪的小路,石壘的矮牆,石砌的老房,一切和石頭一樣沈寂。我沿著小石路,上上下下,爬石級,走石梯,沿著石牆,走過一戶又一戶。

  村子里石屋比较密集,屋顶瓦片上的石块特别多,这也应证了村名的来历。由于村口朝北,不管刮什么风,村里风力都很强,往往飞砂走石,浪花扑面,屋顶的瓦片十分容易被吹走,所以人们用大量的石头压住瓦片。似乎在《玉环厅志三盘山》里有记载:“風吹岙常见银涛万叠,飞白凌空”,呵呵,毕竟这里是风喜欢来玩耍的地方嘛。

  村子裏大概有40來幢石頭房子,房子大多是兩層的。我想曾經這裏應該是繁華的漁村,可惜如今漁業氣息不濃。據說公社化時,這裏的番薯産量極高,還曾一度因此要把村名改成“豐收岙”呢!

  村里有两幢石屋显得与众不同。它们正门前都镶嵌着红红的五角星。不由地想起有人说过,在1952年洞头解放的三月里,有人民解放军进驻風吹岙,最初战士们就住在民房里。那么,这石屋上的五角星会不会和战士们之间有故事呢?

  在石屋一轉角處,我又看到了薜荔。這兒的薜荔長得比大士廟邊的個頭大、飽滿、光澤度高,也許是土壤肥沃的緣故吧。

  我喜歡這裏的石屋。這份喜歡裏有無法訴說的情緒,仿佛與永恒有關。可世間真有永恒嗎?年輕人放下這裏,去了他鄉;老年人在這裏,也沒能守住屬于他們的光陰。留下村子,永恒的是什麽?不過,慶幸的是大多空無人煙的石屋門前貼著鮮紅的對聯,並無破敗感。挂在門上的鐵鎖,想擋住誰呢?是往者,還是今人?我不屬于這,我只是個過客。我陡然心生悲涼,仿佛整個身子凝固成了石頭。這裏的一切那麽美好又那麽空寂,和我此刻了無欲望的心態,是那麽契合。

  難得遇見一位阿婆。她告訴我村子裏靠山這一邊,只有一戶人家住著,自己也是偶爾回來種點菜。當她得知我要找古樸樹,便熱情地帶我走到分岔路口,目送我,並不時叮咛我靠山邊走,小心路窄又滑。感謝您,阿婆!老人說,自己近70歲了,在自己還是孩子時,90多歲的老人就說在他們小的時候就有那幾棵樸樹了。這麽一算,這些樹早已是百歲老樹了。老人說,樹有樹神,它保佑一方水土的人們。

  在黃氏祖墓地界,我看到了並排長的好多棵古樸樹。據說最大的那棵已經列入古樹保護名木。不過,我沒看到古樹牌。

  風吹岙,自然环境优美,石屋也大多完好。如果这里开发成民宿:蓝天白云,绿树成荫,溪水淙淙,虎皮石屋,海边青蟹成群,白鹭纷飞,生活清闲无压力,不用早起上班。自己做饭,种菜,养狗,喂鸡,有wifi,还有无限的寂寞和一起喝茶聊天的朋友,你会来这享受顶配的生活吗?

關鍵詞:

编辑: 郭芬芬

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來源:洞頭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來源:洞頭新聞網",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洞頭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致電,聯系電話:0577-63430005

今日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