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霞
文/陳威娜

  小時候我看“海霞”,那是一個人。作爲土生土長的海島人,我從小哼著“漁家姑娘在海邊”、聽著海霞傳奇的故事,每每聽人提及海霞,腦海裏立馬想象出老連長汪月霞在那艱苦歲月裏率領女民兵苦練射擊本領、在海上進行軍事訓練、配合部隊開展巡邏,帶隊進行施工建設的一幕幕畫面。展館裏黑白照片雖沒有鮮豔的色彩,卻真實記錄了那個精神抖擻、意氣風發的她。我曾指著那張她背著槍,昂首挺胸、眼睛炯炯有神的照片,對媽媽說,我也要像她一樣用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是的,就是這個令人熱血沸騰的名字伴隨著我們成長。

  長大後我看“海霞”,那是一群人。隨著海霞精神遍及社會每個角落,出現在社會各個領域,海霞女子民兵連的隊伍也日漸壯大,越來越多“不愛紅妝愛武裝、不戀都市愛海島”的姑娘加入其中,已然成爲洞頭一道靓麗的風景線。她們正在把傳統的變成現代的,把經典的變成流行的,她們把自己的熱愛變成了一個個爲人民服務的事業。心裏有火,眼裏有光,就是我對陳盈盈、楊燕輝等等這些新海霞的最直接感受。憑借著海霞精神的代代傳承,一系列的海霞紅色旅遊規劃、海霞愛國主義教育、海霞基地打造,讓“海霞”這個洞頭品牌代名詞又有了新的更深刻含義。

  戰“疫”中我看“海霞”,那是一種力量。2020年伊始,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突如起來。從機關到企業、從村居到社區,百島洞頭也湧現出了許許多多的戰“疫”之士,他們平凡、勇敢、無私、無所畏懼,他們的故事平淡卻亮如明燭、燦若星鬥、噴發著正能量。他們有著同一個名字,叫“海霞”,正是“海霞”這種特別能堅持,特別能吃苦和特別能奉獻的戰鬥作風化成了滿滿的精神力量將大家凝成了一股繩,有力都往一處使:”管住城市大門、管嚴單元小門、守好百姓家門”;紮緊島口、網口、門口“三口”;把牢身份關、“三色”關、體溫關“三關”,爲轄區市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築起堅實屏障。

  “疫”去夏來,還有很多的挑戰在等著我們,讓海霞的精神繼續引領著後浪們不負韶華爭朝夕,砥砺前行再奮進。